“Being good is good business”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5-09-22 17:11:39

 2015-09-17 昂立教育集团

编者按:2015年9月9日,昂立教师节大会之名师论坛在上海交大徐汇校区文治堂盛大举行。此次论坛邀请上海名师标杆、德高望众的语文特级教师于漪女士,台湾教育界教师标杆廖一芳女士,以及昂立的名师标杆集团王晓波副总经理、为700名来自昂立各个事业部的一线教师奉献了一场为师之道的饕餮大餐,昂立笔记侠快速地进行了整理,并在最快的时间内进行了发布,一周来,本着精益求精的原则,昂立笔记侠团队在不断地进行修正演讲内容,力求最原汁原味的还原演讲实录,给大家更精确的思想传递;本文特别感谢王晓波老师提供了最终修订稿;

Being good is good business

演讲者:王晓波

时间:2015年9月9日

地点:上海交通大学(徐汇校区文治堂)


演讲实录


    尊敬的林涛总经理,尊敬的廖一芳老师,亲爱的昂立教育各位伙伴、各位老师,大家早上好,我是王晓波。首先我代表昂立的各位老师,非常感谢本系列活动的组织者,特别感谢我们王爱臣书记、我们薛青老师、志宇老师,做了很多组织的工作。今天讨大家一些掌声,向他们表示感谢,谢谢你们。

    今天上午和下午两位演讲的嘉宾,廖一芳老师和于漪老师,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界的大师,我本人作为后学晚辈,今天算是接下来的超级巨星演唱会的垫场歌手。我觉得非常荣幸。今天我想与大家分享的,是我在昂立的工作经历,演讲的题目是:Being good is good business。

    我是2000年开始作为一名兼职教师在昂立教育打工,时光荏苒,一晃已是16个年头。2006年,林涛老师时任昂立学院的院长,把我从公务员体系叫回来,作为一名全职的伙伴,一晃又是10年。这16年中,特别是最近的10年,应该说昂立教育寄托了我生命中一段非常珍贵的青春和年华。

    06年我回昂立的时候,担任口译项目部的副主任,后来历任口译项目部主任,教研院副院长、院长,事业部副总经理、总经理,集团总经理助理,以及现在的集团副总经理。我做过几乎每一个岗位——我做过CC,做过派单,当过产品经理、博客写手、文案策划,作为单位代表到学生家里面登门鞠躬道歉;长三角各个高校、中学,我大概讲了800多场讲座……但是最最让我感到骄傲的是这16年,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教育一线——到现在粗略地估算,我在昂立已经上了差不多14 000个小时的课。所以,亲爱的各位老师,我跟您是一样的。

    今天我跟大家分享这16年一点点的心路历程。在过去几年当中,我和我的伙伴们,在昂立外语做了一点点事情,比如说我们从无到有,把青少年英语培优这个项目做到了差不多今年2亿人民币这个规模;我们在上海有更多的学习中心,团队从200多人扩充到现在差不多500人。无论从哪个维度来说,我们的团队都是名副其实的KING,我们没有虚度这十几年的年华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所做的事情是有品质的,是有口碑的,它不光是一门生意。可是,2000年,当我开始在昂立做兼职老师的时候,没有人告诉我说:晓波,你将开始一段神奇的旅行,你会培养几百位优秀的老师,帮到数十万学生和家长,你会做一份最有福报、最美好的职业、行业、事业。当时对我来说,就是这四个字:生活所迫。我想要找到其他方向的就业都踏空了,我还想去的地方都不要我,我都不胜任。我不知道现场的伙伴有多少跟我当时一样,选择或者被选择这份行业,说到底就是先做做看。我喜欢这四个字:生活所迫。这个“迫”不是胁迫、逼迫,英文就是push——生活总是在push我们,我要有一个去处,要给自己、家人和父母一个交代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后来把这件事情做得非常非常有味道。所以,我想说有一种美好叫“生活所迫”。我开始在昂立兼职到后面的专职,做管理岗位,从头到尾伴随我的是强烈的“不舒适”,这里如果有伙伴从到尾都很舒适,您太幸运了,今天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“不舒适”来自于哪些方面。

    首先,第一件事情,就是讲课。讲课好难啊!讲课这件事情是弹性区间特别大的事情,如果你只是想要做一个平庸的、维持生计的、不太吃投诉、混过去的老师,那不难。是因为这个行业还没有充分的竞争,行业还没有充分的发展,是因为学生和家长还对我们太宽容,是因为还有很多的黑匣子,不透明、不公开。可是要把课上好,好难的。我记得我当时过的第一关,到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过关,就是面对很多人讲话,这绝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当时,我的班级规模,从30人、70人、100人、200人、250人,乃至到今天我们所在的文治堂有1 000名学生。我还记得04年9月,我第一次做口译考前大讲座,1 300个学生,就在这个地方。我是第二个上去讲的,我一开始是站在中间讲,后来灰溜溜退到演讲台旁边,因为我发现我全身都在抖,靠着桌子不太容易抖。我做了很多练习,比如说,对着镜子演讲,比如说在浴室、厕所里面演讲。当时,有一件事情,可能各位老师都熟悉,叫“跑校区”。有一段时间从浦东和闵行校区回来的路上,大概有两个小时的时间,那两个小时对我非常得重要,因为当时我养成了一个习惯,就是把自己上课内容用录音笔录下来,在回来的路上听。各位小伙伴,如果你没有尝试过这种事情,那绝对是需要勇气的。一开始听自己上课的声音觉得声音很怪,然后在慧谷上课,要做示范公开课,要录我自己上课。我又开始另一件神奇的事情,叫作看自己上课的德行。不忍去看,觉得怎么站没站相,怎么讲的英文,稍微嗓音提上去,调就不对了。这件事带给我非常非常大的不舒适,我到现在上托福的百人班,都非常紧张,都要做很多仪式,花很多时间,让自己平复下来,我想这个方面我这一辈子不会有什么长进了。但是,作为老师,真正重要的只有一件事情,那就是讲好课。

    第二件事情叫销售。我非常不喜欢销售,直到我开始喜欢销售为止。我现在认为自己是昂立外语的TOP  SALES,有很多组班都是我帮助去推动的。那么,为什么要帮着做销售呢?归根结底,是因为我们这件事情还做得不够好,是因为我的课还上得不够好。如果我自己的课上得足够好,那学生会纷至沓来。好东西自己会说话的。在这之前,我们需要更多学生、更多家长给我们更多机会。帮着做销售,真的不容易。回到04—07那几年,我们做长三角地区的招生,唯一做的招生模式是外地讲座。我当时就像一个到三四线城市走穴的小明星一样,每周都有三四个晚上在演讲。今天,我跟大家分享一个关于SALES的故事。要去江苏两个高校做讲座,市场部老师问我:晓波老师我们应该带多少份资料?他们当时准备了500份。我随口一说:多带点,带个800份,多发一些资料出去。那个时候没有高铁,上了火车,我发现我错了,因为只有我跟一个市场专员两个人,那个资料真的好重。我还记得我从火车站台出来到打车地方,大概有800多米,我们两个人手挑肩扛地大概走了30分钟,每走几步就要休息一下,手勒得好痛。那个时候我非常非常焦虑,到底会来多少人,那个时候特别怕讲座来人少,我也遇到过像我们今天可以容纳千人的场地对着三到四个人演讲,这几个人一看就是从寝室里带来的室友,但我也非常感谢他们。结果第一场来了特别多的人,我特别开心,大家知道为什么吗?是因为可以发掉很多资料,是因为第二场再也不用拎的那么重了。可是,光人来还不够啊,没有很多人报名。现在昂立的销售体系做得非常完善,但那时不是的。我们当时想了很多的办法,为了促进销售,我在台上演讲设置了很多环节,用来收集学生的信息,然后回去以后,当晚写邮件感谢他们并向他们再做介绍。这些朴素而笨拙的行为,在当时极大磨炼了我。自己辛辛苦苦招来的学生,要把他们教好。我们现在有一个词叫LOW,说这件事情不是很高大上,挺LOW的。其实我在昂立开始做老师的时候,就是觉得自己挺LOW的。给各位讲一个“著名口译专家王晓波老师”进行讲座时挺LOW的故事。在浙江杭州十几个学校的巡回演讲,场子特别大,我觉得我讲得也很卖命,但当时为了节约成本,接送我们的车是一个QQ黑车,是一个品相比较糟糕的车。于是你会看到,来接我的那些学生,那个欢迎的横幅挂得特别得高:“欢迎著名英语专家、口译同声翻译大师王晓波老师莅临指导,分享人生成功经验”;结果一辆QQ黑车到那边就停下来了,我那时候从车里出来,说实话那时候的感知是非常强烈的。我后来就习惯了,我后来不仅非常享受坐这个QQ黑车,而且我们还要想办法跟那个门卫大叔搞好关系,让他们允许我们把资料送进去。另外,我们都知道高校的海报生命周期都是很短的,经常会被撕下来,我就让大家研究,学校有哪些海报有效区域,分别存活期多长,什么时候贴是最有效的,与大家一起贴海报的日子也是我非常开心的一段时光。那时候的拼命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当时,我还没有领悟到我这样地拼命去做一件事情,是因为自己已经将教育作为一种宗教来信仰。那个时候只知道我要努力做好,坚信八个字:“简单相信,傻傻坚持。”这是我们团队直到今天一直坚持的信念和力量。

    我现在回顾这些“不适感”,我想在座的各位伙伴、老师,特别是新老师,这种感觉或多或少都应该有。我是这么想的,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自己的身上,比如说自己教的课不好,不够好,当然,如果没有那个时候的磨炼,也就没有我今天站在这个舞台上与大家分享,“不舒适感”应该是我们绕不过去的必修课。

    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Being good is good business。我到现在都翻译不好这个句子。有关这个主题,我想与大家分享三个层面的事情和意义。

    第一件事情:经营健康。你讲课讲得再好,你生病打8折,总是累的。我有时候,非常心疼我的教学团队的伙伴们,因为他们真的是用生命在上课。这里面有很多老师是刚刚结束暑假班,很辛苦。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,我刚开始在昂立上课的时候,上这些暑假班,周六周日加起来十几个小时,就像是什么呢?我们那个年代听Walkman(随身听),使用的是电池,听的时间长了,音乐会走音,你把电池拿出来,再放进去摇晃一下,很神奇又能坚持几分钟。我开始上暑假班的时候,觉得自己反复地在把快耗尽的电池拿出来再放回去,再坚持一天,再坚持一天,再坚持一天。可是各位知道吗,现在我上百人班和当时上百人班,我比当时年龄大了十几岁,但是我觉得我舒适了很多,轻松了很多。我上课还是玩命教的,只是因为我花了不少的时间去经营自己的健康。身体方面不要去责怪其他人,不向外求,向自己要身体健康。嗓门要大,要上蹿下跳的,要搏命出演,要眉飞色舞,要手舞足蹈,在教室里绽放给学生看,他们才会跟着我们一起绽放。我最近几年才想明白一件让我心情很复杂的事情——我总是在想,何德何能,这么幸运让昂立这么多人喜欢我,是因为真的自己课上得很好吗? 不是。我想多了。是因为我身体比较好,是因为我从不请假,是因为找我代课我从来不拒绝,就这么简单。只有自己特别活力四射,你才能点燃你自己的学生。

    第二件事情:业务能力。这也是我认为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。我很幸运,我在从事的行业是我个人很感兴趣的。我很喜欢英语。所谓业务能力,对于一名英语老师,至少包括你功底要好,英文要好,听说读写译都需要样样精通,当然还包括课堂授课能力、公开演讲能力和与学生家长的沟通能力。这个真的是没有底的。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,1996—1997年,我大二升到大三那个暑假,现在叫ICS,当时叫外语频道,做新闻的播音,我非常开心,因为终于有机会做电视播音了。后来发现它从来没有给过我露脸的机会,虽然它一直给了我声音的机会。这段经历,在当时极大地锻炼了我英语口语的能力、朗读的能力,以至于我现在去做销售、讲座,我开口讲英语讲一段时间,不太需要再向别人证明自己的口音如何。说实话,有时候有一些新伙伴,我们没有录用,他什么都很好,就是作为一名英语老师,口语不过关,好可惜。又比如说,这里有很多老师是教应试类课程的。我是一个批判精神非常足的人,我总是在反复挑战我的伙伴,这些题你们真的会做吗?你跟学生讲的内容真的有用吗?你跟他讲的技巧你自己用吗,还是你看了答案看了教辅,自己倒推回来的?如果你这件事情做不通的话,这辈子你活得不会很通畅。2002年,感恩昂立教育,给我一次考雅思的机会。我当时拿了学术类综合8.5,在非常长的时间里,这个分数都是全国最高。昂立小伙伴们做了印着我头像的小卡片到处发,告诉大家王晓波老师考了雅思全国最高分。我曾经有过一次人生奇遇,在人民广场1号线换2号线地方,走着走着,踩到一张纸片,黏在脚上感到很讨厌,什么东西?一看,呀,自己的头像,吓死了。可是玩笑开完了,我这个雅思的最高分,在很大程度上帮到了我。我再也不需要通过试讲的方式来向学生证明,老师是够优质的。

    我现在有一个顾虑,就是我们现在昂立那么多老师,除了教学、开会、去分享之外,我们究竟花了多少时间,在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上。如果这一件事情没有做好,这辈子怎么可能绽放。昂立外语现在的几位分院院长、项目部主任,当时都是我师训班的徒弟,我是他们的辅导老师。当我的学生,是非常辛苦的,我对他们push得非常非常紧,现场要练很多听说读写译,他们当时非常非常怕我。现在回想这份经历,应该是不可缺的。我们把学生push得非常紧,要做一二三四,我们是不是拿出了足够的劲头,去逼自己练业务能力。我当英文老师,两天不练晨读,自己马上有感觉水平在下降。各位伙伴,我们不要做僵尸老师——只会教一门基于教案的、只会看答案的老师。老师要懂得push自己。让我再强调一遍,也许你现在对市场、对销售还没有多大的感觉,记住一句话:业务能力是一切的根本。

    第三件事情:对待身边的伙伴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被人为地分成了很多部门:教学部、CC、CR、行政;不知道为什么,在教学团队内部,我们被人为地分成很多项目:中考、初一、高三、物理……于是我们开始人与群分,我们有时候忘了我们都是一个同样的称谓:昂立教育的小伙伴——我们都是昂立人。你身边的伙伴会以很多方式给你压力的,他们会让你不适的。在我们刚开始做口译的青少年项目的时候,他们知道我比较“多事”,什么事情都来找我。“晓波老师,我们想要一份入学测试卷”,这就是压力,因为没有入学测试卷,于是我自己做了一份;后来,“晓波老师,我想要两个版本”,“我们想要给销售的话术,错了这道题该怎么说”“嗯”,然后我给他;“晓波老师,我们想要你给家长做一场分享,29个人”“哦,好的”;“我们现在老师在这方面hold不住,要做沟通”“哦,好的”……我要声明,当时我做所有这些事情,都没有什么绩效考核,就只是非常纯粹的想法,就是希望能帮身边的伙伴一把。各位昂立的老师们,老师身上有着一个教育培训机构最大的力量,而我认为我们昂立教育这个力量,还远远没有被开发出来。如果可能,在今后的工作中,晓波恳请各位老师,可以多去对你身边的所谓其他部门的那些伙伴们好一些。你会发现这些力量,以神奇的方式回到你身上。

    我觉得我是个特别特别幸运的人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学生对我都还挺好的。我的话对家长、对伙伴们都还有一点点的公信力。不要误会我,我教书吃过很多苦。我也被投诉过很多次,我曾经被召回过,就是被撤下来过,我当时还非常愤怒;是我自己没有学会一种和人相处的方式。感谢生命中的贵人。在2001年,有一个雅思班,学生说我太严肃,不会笑,我当时非常愤怒,现在想,他们没有说错啊,是自己当时没有学会用一种更为软和的方式跟这个世界相处。

    我觉得,我一路走过来,得到了非常多的贵人相助,有的时候是如有神助。我要感谢昂立教育的总经理林涛老师。其实,如果我06年不回昂立,我觉得高校体系应该会多一个非常平庸、满心愤懑的、郁郁不得志的青年老师。林老师当时用他的真诚和大气打动了我。他当时自己还在我们的院刊上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王者归来》,我觉得非常惶恐,我不是一个王者,我只是昂立教育的一个小兵。但是,如果没有林老师,就没有我回归昂立,可能也就没有现在的昂立外语在业内这样的一个优势和地位。我要谢谢林涛老师。第二位,我要感谢我的老师,也是今天各位会有幸听到她的演讲,来自台湾的廖一芳老师,我觉得我在昂立得到的最大福利,就是2012年有机会去台湾师范大学第一次听到廖老师讲的40分钟的课,那是对于我有脱胎换骨作用的40分钟,我感受到了爱与智慧的力量,感受到了生命的神奇,也为自己曾经的自大感到羞愧不已。我记得当时我跟廖老师说:“您感动了我,点燃了我。您影响了我,就会影响100个老师,就能影响1万名学生。”这是非常简单的数学。今天我想说,这三四年时间,我时刻不敢忘记这个承诺。

    最后,在教师节来临之际,向各位老师、各位伙伴,道一声:教师节快乐。

    谢谢大家!





TAG: Business business
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张卫莉

张卫莉

张卫莉,Summer,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,英语语言文学专业,文学学士。热爱英语,热爱教育事业,亲和力强,有耐心,有爱心,崇尚英语教学与兴趣相结合的教学理念。擅长新概念课程、哈佛英语课程、SBS课程。

日历

« 2018-05-26  
 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  

数据统计

  • 访问量: 23704
  • 日志数: 50
  • 图片数: 1
  • 建立时间: 2014-04-23
  • 更新时间: 2016-05-24

RSS订阅

Open Toolbar